《高山情》

中央山脈第一高峰

秀姑巒山

文‧圖/洪長源

如詩如畫

走完三叉山到大水窟的33公里,接下來路標指示的是到秀姑坪5公里。

昨夜在大水窟山屋邂逅一大群水鹿,水鹿是夜行性動物,黑暗中的還是相當靈敏,隊友們打開山屋窗戶,想觀看個更仔細些,一點點聲響,卻使他們嚇得離我們更遠。早上一路走向大水窟山、走向秀姑巒山時,大家猶津津於昨夜所看到的一切,來到秀姑坪,有草、有嫩葉、也看到了一堆堆的百草丹,可以推論這秀姑坪也是動物的天堂,所以晚上一定比白天更熱鬧。以後若有機會再來到這裡,應當攜帶帳蓬上來,在秀姑坪紮營,與動物們共渡夜晚。

除了原住民長年與高山為伍之外,住在平地的我們,能夠上高山住在高山的機會實在不多,尤其像這種如詩如畫的景色,就像磁鐵般的吸住人們的心,高山讓我們滌濾塵囂,讓我們回歸清新淳樸本性,讓我找到真誠的自我。所以想在秀姑坪紮營,是一種真心的信仰,只是這種可能性很低很低,別說紮營,能否再走一趟秀姑坪都很難說呢,那麼就把握現在吧!早晨天氣晴朗,幾條淡淡的白雲平飛過雲峰頂處,遠處的玉山和近處的草坡被天光染紅,多按下一些快門吧!

秀姑坪

離開大水窟山,一路往秀姑坪,這中間應是曾經發生火災,許多橫倒木,像是颱風過後堆積在河川出海口處的漂流木,有幾棵樹幹已不知何處去,但接近地面的根部猶留下一圈樹幹,看得出來這裡曾經有一棵大樹生長,無怪乎山友們只要走過秀姑坪,都會流連再流連,津津於他的美麗秀氣,對於秀姑坪景觀終生難忘。

森林大火將玉山圓柏燒得只剩今天可見的白骨,但高山植物的強韌生命力卻不會因此而斷絕,仔細瞧瞧已被燒焦的枯木,可發現仍有新芽努力生長中,也有許多半邊焦黑、半邊仍翠綠的大樹。火災使得高大樹木化為枯枝灰燼,留下低矮的草生植物及隨風飄來的幾叢杜鵑,生命的無限可能在此恣意綻放,讓秀姑坪更顯美麗。

秀姑坪因地勢極高,展望良好,向東南可見新康山,向西可見玉山群峰,向南可見三叉、向陽,向東可見海岸山脈連稜。

秀姑坪的最低處,是三叉路口,往北是秀姑巒山,往南是大水窟山,往西是中央金礦山屋。遇到一位生態攝影者,說是受公共電視之委託上山拍攝影片,自己攜帶帳篷就在秀姑坪紮營,背著厚重攝影器材,工作雖然辛苦,但能夠一個人在這人間仙境獨處幾天,不也是神仙嗎?

往秀姑巒山沿途

中央山脈第一高峰

放下大背包,帶著飲水與照相機攻秀姑巒山去。其實秀姑巒山是可以下一回走馬博橫斷時再順道攻頂就可以了,但是誰也不知道有沒有走馬博橫斷的機會,縱然有,又是何年何月何日呢?所以既然有機會來到這裡,大家都願意多花三個小時去走一趟,免得以後後悔,像我雖然距百岳尚有40座,但五嶽三尖就只剩秀姑巒山了,攻上他,雖未完成百岳,但五嶽三尖已完成,所以不去怎行?

從大水窟到秀姑坪5公里,2個多小時輕鬆走完,攻秀姑巒山,單程1.7公里,來回卻需三小時,從秀姑坪到秀馬叉路口1公里之間的山徑都是橫切山壁上升,在陡直的岩壁上分布優美的香青純林。途中還看到山羊站在岩壁上,山羊的攀岩功夫實在没得比的,由於山羊個子不高,吃不到喬木葉子,只能找尋岩壁上的一些嫩草嫩葉,所以攀爬其他動物無法到達的岩壁找尋食物是必要的選擇。動物大多是夜行性的,所以登山時,白天想看到動物並不容易,山羊是最常見到的動物。而我們也學起山羊的步伐,在岩壁中緩慢前進。

一個鐘頭後到達秀馬叉路口,右行往馬博拉斯山,左上往秀姑巒山,尚有0.7公里,都是陡峭的碎石坡。

從大水窟山到秀姑巒山,大略是經過三種不同地形路徑,首先是秀姑坪的一段,是淺草坡,然後是在垂直的岩壁中攀沿而行,最後則是一段稍陡的碎石坡,從秀姑坪到秀姑巒山一般腳程是90分鐘左右可攻頂,但腳健者70分鐘可達,腳賤者120分鐘也算不錯啦!反正能攻頂就是成就。

不停地向上,總以為眼前的山頭就是了,但攻上了這個山頭,上面總是還有個山頭。老殘遊記有這麼一段描述:「恍如由傲來峰西面攀登泰山的景象,初看傲來峰削壁千仞以為上與天通,及至翻到傲來峰頂,才見扇子崖更在傲來峰上,及至翻到扇子崖,又見南天門更在扇子崖上。愈翻愈險,愈險愈奇。」從秀馬叉路口以上的0.7公里正是如此。

攻上秀姑巒山了,山頂上的三角點已被風化得看不清楚字跡了,但有林學苑老師所題的「秀姑巒山」的木牌,書法遒勁有力,像是一尾活龍,由平地飛上高山,欲由高山再飛上天。

在這最高峰上,吟詠著「只有天在上,更無山與齊;舉頭紅日近,回首白雲低」詩句,高山處處都是詩。

秀姑巒山位處於臺灣中央山脈中段最高山彙的中心,標高3825公尺,為中央山脈之首,臺灣第三高峰,僅次於玉山和雪山。在著名的臺灣百岳之中,秀姑巒山與玉山、雪山、南湖大山、北大武山、合稱「五岳」,為臺灣最具代表性的五座高山,氣勢磅礡,雄霸一方。秀姑巒山山容壯麗,南脊峽瘦而北脊寬闊,不論由玉山東望或由大水窟山北眺,其山勢都猶如高原上一座圓凸的高峰。

登頂紀念

秀姑巒的由來

「秀姑巒」是一個很美的名字,光看這三個字,大概很難猜出是怎麼來的,透過史籍我們找到這個名字的由來。根據《花蓮縣志》原來「秀姑巒」這三個字是從阿美族語「芝波蘭」翻譯過來的。 而「芝波蘭」原來的意思是「在河口」,後來人們把他拿來當做溪流及山岳之名,所以不僅有秀姑巒山,也有秀姑巒溪。

而我們也在其他史籍中如:《番俗六考》、《續修臺灣府志》等,發現「泗波蘭」、「薛波蘭」、「秀孤鸞」這些名稱,不過這些名稱都是因為翻譯的關係,才會出現不同的名字,其實它們指的都是現在秀姑巒。

從向陽山一路過來只有我們這一隊,來到秀姑巒山終於遇到另一隊12人,由東埔上來,只登八大秀(八通關山、大水窟山、秀姑巒山)的一團,也同時登上秀姑巒山。

秀姑巒溪

花蓮著名的戶外活動就是秀姑巒溪泛舟,秀姑巒溪就是源自於秀姑巒山,從中央山脈東側流下來的溪流,碰上花東海岸山脈,無法像西部平原一樣各自入海,北段匯集以後由花蓮入海,就是花蓮溪;南段匯集以後由臺東入海,就是卑南溪;中段部分也許覺得往北流,太遠了,往南流,也太遠了,秀姑巒溪於是號召附近的溪流,說大家跟我來吧!一起衝破海岸山脈入海,橫斷海岸山脈的這一段形成著名的秀姑巒溪泛舟河谷。

秀姑巒溪發源秀姑巒山,在秀姑巒山俯瞰秀姑巒溪。98年3月間與友人騎腳踏車環臺,來到長虹橋,雖然因海岸山脈阻擋眺望不到秀姑巒山,然而一水相連,由最高源頭來到出海口,感覺山很高、水很長,臺灣不大,但親身接觸土地後,處處都有令人感動的地方。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