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土采風

永不停息的振翅飛翔

燕尾與有官品的家族無關

文‧圖/聞 健

我國古制對於服飾及建築等有明確的階級及地位之分,一般庶民不得僭越;中國傳統社會也是一個上下等級分別森嚴的國家,朝廷往往在百姓生活的多方面加以約制,並頒布禮制加以規範。

例如《荀子˙王制》有所謂「衣服有制,宮室有度,人徒有數,喪祭械用,皆有等宜」的論述。又例如《明律》專設「服舍違式」條,並規定:「凡官民房舍車服器物之類,各有等第,若違式僭用,有官者杖一百,罷官不敘;無官者笞五十,罪坐家長;工匠並笞五十。」

燕尾是閩南建築常見的華麗裝飾

古代社會身分地位區分嚴格

此外,我國古代歷朝都有營繕法令,例如北宋李誡著作並經朝廷頒布的《營造法式》,即用以在建築的規模和形制上,強制規定上下階層依照社會地位之尊卑貴賤建築個別住居,約制民間不得逾越身分地位,有違者加以懲處。例如紅色是皇親貴族代表身分高貴的專屬用色,同時,大陸地區的燕尾,主要出現在皇宮、寺廟及民間宗祠等具有特殊地位的建築。不過,閩南地區的漳泉先民卻將兩者都用在一般民居建築的結構中,例如泉州、漳州有名的紅磚紅瓦式民居,還有民居屋頂上型態誇張的燕尾飛簷等。

燕尾在臺灣地區合院式傳統民居的屋頂或門樓上是常見的建築裝飾,可是,臺灣民間長久以來對於燕尾流傳最廣的說法是「燕尾代表屋主是有官品的家族」,其實,在屋脊兩邊向天空高昂翹起的燕尾,與作官一點關係也沒有。

臺灣民間傳說燕尾式屋脊須據有官品之家族始能採用,惟此種傳說尚未見於史籍記載。據史載,清朝統治臺灣期間,共有三十八人考中進士,三百二十人考中舉人,總計有功名者為三百五十八人。如果「燕尾代表屋主是有官品之家族」的說法能夠成立,臺灣民間屋頂裝飾有燕尾的合院式民居數量何止上千座?那豈不形成臺灣民間的官員滿天下的奇景?所以,燕尾代表有官品顯然是以訛傳訛的錯誤傳說。

向屋脊兩端高昂翹起的燕尾彷彿伸向蒼穹與之對話

閩南建築的裝飾精緻華麗

一般所謂閩南地區,主要包括泉州、漳州與廈門,同時,漳、泉、廈自古也是閩南地區最有代表性的貿易港口。例如宋元時期的泉州、明朝末期的漳州月港及清初的廈門,都曾經位居最大出海口的地位。至於漳州、泉州有名的紅磚紅瓦式民居,還有民居屋頂上型態誇張的燕尾飛簷等,這種僭越身分的現象與過往閩南地區的先民生態有密切關係。

明朝末年實施海禁,迫使先前宋元時期的泉州港沒落,漳、泉沿海民間為求生存乃鋌而走險,利用漳州月港長期從事海上走私,當時有西班牙、葡萄牙及荷蘭等歐洲海商前來中國貿易,讓漳、泉沿海商民大發利市,迅速累積財富,漳、泉沿海商民長期在海上營生,富冒險不羈性格,對於違反體制之舉不以為意,加上財大氣粗,只想炫耀財富睥睨鄉里,乃在當地興建外觀裝飾華麗精緻,附帶燕尾飛簷或馬背的紅磚紅瓦式宅居,於是逐漸蔚為風氣。

閩南民居的細部裝飾特別著重在門面,例如門樓與屋頂等,從外觀看,閩南傳統民居造型優美色彩鮮豔,俗諺形容閩南民居重視門面,而有「千金門樓」之說,表示門面比內在重要,而且裝飾極其講究,也許它至少可以代表屋主的財富背景與社會身分。閩南式合院民居的門樓、屋頂等裝飾重點,總是成為石雕、磚雕、木雕、泥塑和彩繪等的工藝欣賞重點。為了突出色彩艷麗的特色,閩南式民居還發展出交趾陶、剪粘等獨特工藝,將整座屋宅裝點得絢爛多彩花花綠綠。

明末福建龍海人張燮(1574-1640)的著作《清漳風俗考》中記載:「磚埴設色也,每見委巷窮閭,矮牆敗屋,轉盻未幾,合併作鳥革翬飛之觀焉」,文中除了描述漳州人從海外貿易中經營致富,乃普遍大建豪宅,「磚埴設色」指的顯然是紅磚紅瓦,漳、泉一帶的紅磚紅瓦傳統合院民居曾經有甲第如雲的景象,同時,所謂「合併作鳥革翬飛之觀焉」,指的是當地富有商戶的家宅屋頂都有形容飛簷翹脊「鳥革翬飛」的燕尾裝飾,而且,漳、泉一帶的傳統合院民居特別流行。

「鳥革翬飛」的燕尾典故

所謂「如鳥斯革,如翬斯飛」,簡稱「鳥革翬飛」,典出《詩經˙小雅》中著名的篇章《斯干》,原文本旨是周王建築宮室落成時的一首祝頌歌辭,重點在描寫帝王宮室落成情況的頌歌。至於「如鳥斯革,如翬斯飛」,形容的是屋脊造型如鳥兒翱翔的翅膀,色彩彷彿奮飛的野雉五彩斑斕。這不僅是燕尾飛簷的出處,也同時表示燕尾飛簷的建築裝飾限於帝王宮室,民間不得延用,否則即屬違反禮制,是僭越身分地位的行為。

閩南建築以紅磚紅瓦作為主體結構,臺灣民間俗稱「大瓦厝」或「紅瓦厝」。閩南建築的紅瓦又分兩種,有板瓦與筒瓦,其次是屋脊。閩南民居屋頂正脊的裝飾常見的有馬鞍脊(馬背)或燕尾脊,都是具有優美曲線的屋脊裝飾。

其中以燕尾脊的型態較為誇張突出,燕尾向屋脊兩端高昂翹起,彷彿有伸向蒼穹與之對話的輕靈飛動之勢。尖細探出的燕尾脊,有單層、雙層等不同的細緻結構,尤其雙層結構的燕尾,彷彿一大一小的兩雙翅膀,在屋脊上呈現鳥兒振翅飛翔之狀,顯現意氣風發激越昂揚的氣勢。不過,除了閩南與臺灣地區之外,在中國其他各地一般民居的屋脊很少使用燕尾。

門樓上的燕尾有特殊的涵義,代表祖祠或祖廳

門樓上的燕尾有特殊的涵義

在臺灣的合院式民居型態中,以三合院居最多數,又以祠堂與民居合一的形式為主流,民間習慣將三合院正身的明間當作祭祀祖先的廳堂。一個家族自當初起家到隨著子孫繁衍開枝散葉,通常有一部分住在祖厝的橫屋,大部分則陸續離開祖厝在外地發展。

臺灣有閩南與客家兩大主要族群,古早的分家習慣各有不同。

在閩南家族而言,因為閩南籍的習慣是每一世代的男丁在娶妻及分家後,必須離開祖厝各自獨立,分家時,除了長房繼承祖厝原來祭拜的的牌位(包括開基祖至歷代祖先)之外,其餘各房兄弟則將祖厝的祖先名諱照抄一份安置於牌位內,然後各自祭拜,因此,閩南家族的後代沒有聚合族親在祖祠共同祭祖的傳統。

然而,客家家族的習慣則是將來臺祖(開基祖)及歷代祖先的牌位集中安置在祖厝的廳堂,同時大部分家族至今尚保留著聚合族親在祖祠共同祭祖的傳統,換句話說,客家後代離開祖厝另外建立的廳堂沒有祖先牌位。早期客家每一世代各房的男丁分家之後,原則上仍然住在祖厝的夥房裡並未離開,可以晨昏上香祭拜祖先,但凡離開祖厝在外發展的子孫,在其長輩往生後也必須將牌位請回祖厝的廳堂祭祀,並在逢年過節參加共同祭祖,在客家家族而言,這座子孫共同祭祖的祖厝就稱為祖祠或祖廳。

臺灣的合院式民居屋脊常見燕尾,可是,有一種屋脊上的燕尾隱含著特殊的涵義。一般合院式民居如果有燕尾裝飾,大部分可見燕尾樹立在正身的屋脊,但另有一種裝在門樓屋脊的燕尾──如果有內、外門樓,則只有內門樓豎立燕尾。依照民間的習慣,這種在門樓豎立燕尾的民居,代表它是一個家族的祖祠,或俗稱之祖廳,尤其常見於客家家族。

一個客家家族經過十幾代不等的子孫傳衍,一部分的後代出外發展有成之後,便可能分別在外地另建合院式住宅,因為將祖先牌位集中在祖厝是客家的傳統;至於前述的後代建立的合院式廳堂沒有供奉祖先牌位,只能稱公廳或神明廳,也不能在門樓豎立燕尾,所以,集中供奉祖先牌位的祖厝就稱祖祠或祖廳,在祖祠或祖廳的門樓高懸的燕尾也就成為祖祠或祖廳的獨特標誌,代表它是整個家族地位最高的廳堂與精神核心,而不僅只是建築體的裝飾物了。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