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誌

蔡忠良瓶中花&山葵

文‧圖/林 茵

絕大多數的花農,都是想盡各種辦法要種出越大越美麗的花朵,但是在彰化縣花壇鄉的蔡忠良卻刻意把花朵縮小五倍,並將它放進瓶子裏,成為奇特的「瓶中花」,還把神奇花卉發揚光大,外銷到歐美市場。

最年輕神農獎得主

瓶中花產品

這種在《哈利波特》電影裏,曾經出現奇妙的魔法花,在現實的生活中,臺灣農民已經把電影的情節搬移到大家的眼前。也因這項創意發明,讓他在二十四歲時就獲得「神農獎」的榮譽,創下歷年來國內最年輕得獎者的紀錄。

彰化縣的花壇鄉,是磚窯與茉莉花的故鄉,但近年來,花壇地區出現奇特的「瓶中花」,市價依瓶身大小,從一千九百元至三千元不等,一經推出後,在全球花藝界異軍突起,就廣受國外市場的矚目與好評,目前,美、日、中東與北歐地區市場訂單接不完,美國、俄羅斯、澳洲和荷蘭人,也都對這項新奇的玩意兒,感到十分好奇,想要一窺瓶中的奧秘。

一個堂堂的大男人,何以會投入五彩繽紛的花花世界?說起蔡忠良的花卉生涯,確實有幾分傳奇性。

在花壇鄉的鄉下,蔡忠良的父親是經營雜貨店,家裏也沒有人從事花卉產業,但他從小時候,就喜歡花花草草,對花卉非常有興趣。直到唸國小四年級時,發現種花可以賺錢後,就利用學校寒暑假期間,在家裏附近的醫生家,幫忙打工學習栽種管理蘭花,醫生見他雖年幼,卻有認真學習的態度與精神,便將稍為劣質的蘭花,免費送給他帶回家培養,蔡忠良如獲至寶似的,小心呵護照料這些蘭花,終於化腐朽為神奇,「我把原來醫生給我的蘭花,照顧養得比原來的更好看,讓醫生想要把蘭花買回去。」,小小年紀就這樣,賺取生活上的零用錢。

日本深造園藝碩士

從彰化高工補校電工電子科畢業後,蔡忠良不減對花卉的熱情,並未放棄培育花卉的興趣,總是會用自己的零用錢,買一些花回家栽種,直到種植上百盆的花,擺放在自家庭院時,蔡忠良捧著三本(本錢、本業、本事)在身上,深信知識就是力量,於是,便努力充實園藝方面的新知,考取臺灣大學園藝系,學校畢業後,追隨當時授課的日籍園藝界名教授三佐賀一匡正,遠赴日本深造取經,學習蘭花組織栽培技術,一路辛苦走來,已習得東京大學園藝碩士學位,不僅擁有組織培養等新技術,也極早就拓展國際視野,並繼續往園藝博士邁進。

民國七十六年,蔡忠良憑藉著日本習得的新技術與創新研發精神,在花壇故鄉創立「仙島」新苗園,專門培育蘭花。當時的蘭花產業,是品種越稀有越珍貴,花農都想盡腦筋,培育出新品種蘭花。蔡忠良突破組織培養技術,研發出轟動產業的「達摩」國蘭組織栽培技術,讓他的人生達到第一個高峰,以二十四歲最年輕的紀錄,就獲得全國十大傑出農民「神農獎」的榮譽,並從中賺得人生第一個千萬元。

棄蘭花轉作瓶中花

用俗話「無三當(年)好光景」,來形容當時的國蘭產業,是最為恰當。不過因利潤高,在市場漫天炒作,與同業爭相仿冒下,「達摩」被大量複製,導致價格慘跌崩盤,讓蔡忠良賠盡辛苦所賺的錢,差點傾家蕩產。到了三十五歲時,他從失敗的經驗中,學習得到如何控管合理利潤,來延長產品的壽命,於是,放棄熟悉的蘭花培育工作,重新歸零後再出發,克服蘭花矮化、消毒等技術,轉作「瓶中花」,每月創造五百萬元營收,獲利一百五十萬元的佳績。

蔡忠良表示,研究「瓶中花」的主要靈感來源,是有感於臺灣花卉外銷遇到瓶頸及潛在的市場要求,臺灣的蝴蝶蘭,雖然是世界第一,但因各國規定花卉進口時,花株不可帶有土壤,使得蘭花在外銷途中,因養份不足的緣故,而使開花情況不如理想,此外,如阿拉伯、北歐等炎熱、寒冷的國家,因環境氣候的關係,較不適合蘭花生長,若是能將蘭花移植到密閉的玻璃瓶中,與當地的環境隔離,不論在高緯度或沙漠地方,就會有新的賣點,於是,經過兩年細心鑽研,部分創意來自於電影《哈利波特》中魔法術的「瓶中花」,於2002年推出後,即令人驚艷激賞!

魔法瓶中花新賣點

不需要澆水,不需要施肥,不用刻意照顧,就能生存的「瓶中花」,是在無菌室裏,將十五至二十公分高的文心蘭、卡多利亞等真實的蘭花,以真空方式移植在水晶玻璃瓶中,不但花色鮮艷,小巧高貴,且可在攝氏零下十五度低溫至六十度的高溫環境中生長,幾乎適合地球表面所有的氣候溫度,目前,已接獲美、日等國大量訂單,在全球花藝界異軍突起。

魔法「瓶中花」的栽培技術,是在無菌室裏,利用成長激素將花卉矮化、催熟、催開花、消毒殺菌等四個步驟,但單只消毒殺菌,就又有四個程序要做,再用價格不便宜的高密度水晶玻璃瓶,來裝置這些花卉,裝瓶完成後,等種在瓶子裏的花,經過五天的觀察期,沒有發霉現象時,才算告一段落。若是發現有發霉的跡象,之前的一切努力就都成白費,因此,現在努力控制降低失敗率,否則會賠錢。

蔡忠良勤於栽培技術研發

蔡忠良很喜歡創造出衝突感,突發奇想地在玻璃瓶中,嘗試擺放兩種截然不同氣候、生長環境的植物,一種是生長在乾燥沙漠地帶的仙人掌,另一種則是適合在濕冷高山環境生存的松柏,竟然可以共存於玻璃瓶裏,這就是創作者的巧思,在很多作品中,都可發現這種不同調子產生衝突,所創造出來的另一種美感。

這種經過矮化的「瓶中花」,主攻外銷市場,它小巧可愛的被「養」在瓶中,單靠瓶子裏面的培養液基,就能繼續綻放美麗的花朵,因此,國內的消費者,詢問度也很高,有許多店家都來接洽販售事宜。目前,在臺北的百貨公司、精品店等商店中,都可發現「瓶中花」的芳蹤。

自「瓶中花」推出約三年後,蔡忠良知道有不少同業,也積極突破技術,想分食「瓶中花」的市場,但他很有信心的說,除了蘭花「瓶中花」,還有「瓶中玫瑰花」,此外,「螢光花」的技術也即將成熟,藉由不斷開發新技術,讓新產品有競爭力,而立於不敗之地。

深信必需努力,才會有收獲的蔡忠良,從他身上看到成功的特質和典範。他深知,臺灣的農業必需轉型,才會有希望和出路,因而,必需不斷的求新求變,否則很容易被淘汰,所以,這位臺灣的園藝發明怪傑,除研發「達摩」國蘭、瓶中蘭花&玫瑰技術外,接連栽培出松露、牛樟菇、無子荔枝,還開發出螢光植物、山葵露、山葵保養品等技術,其獨門栽培技術,令日、荷等花卉業者也望塵莫及。

山葵
蔡忠良將山葵種在花盆裏

花盆栽種山葵成功

常常被日本料理店,磨成蘸醬的山葵,分佈在海拔一千五百公尺以上高山,在攝氏十五度至二十度陰涼多濕環境中生存,屬於高價值經濟作物,臺灣的阿里山,是山葵的主要產地,也是日本以外另一個出產山葵的勝地。

但蔡忠良大規模栽種山葵,是將山葵種在一盆盆的花盆裏,擺放在模擬高山低溫的環境中生長。蔡忠良也結合美容業者,將本土栽種的山葵,做成敷臉護膚面膜,保濕修復效果好,也讓山葵的用途更廣泛。美容專家說,山葵微量元素用在美容上,有緊實肌膚的作用,不過,卻有專業醫師強調,山葵辛辣嗆鼻,屬刺激性植物,建議民眾最好先在手上試看看,如果沒有過敏反應,再敷用於臉部。

山葵,日文「ワサビ」(wasabi),臺語「哇沙米」,是原產於日本的多年生草本植物,種植約需一至二年方可收成。在日本家喻戶曉,被人們譽為「綠金」的山葵,帶有獨特的強烈刺激性香味,主要有紅莖和綠莖兩個品種。

日本最好的山葵,產自靜岡縣,必須生長或種植於山區水質涼冷乾淨的地方,也有種植於水中,如日本本州、九州、四國的山間。臺灣阿里山地區生產的山葵,是日本人在一九一四年日帝時代引進種植,為臺灣品質最好的山葵,後來隨著人們大量食用山葵,原本限定區域種植的山葵,種植面積從一九七三年的二十九公頃,至一九八九年後,新中橫公路全線通車,阿里山區遂大規模種植,栽培面積成長為九十二公頃,到一九九七年,則增加到六百公頃。

阿里山地區的山葵,係以旱栽為主,利用阿里山的天然森林,採用林間栽培方式。由於山葵對自然條件的要求特別苛刻,喜濕、喜肥、喜氧、喜陰,在選擇山葵種植田場地時,除要考慮它的技術條件外,還要注意其環境因素,因而以阿里山的「雲霧帶」最適合生長。因市場高需求率,廣泛吸引鄉民投資種植,並在近十幾年取代傳統農作,成為重要的特產之一。

山葵是阿里山地區最著名的特產,在臺灣稱為「哇沙米」,其根莖部分有辛辣的味道,是一種經濟價值很高的特殊調味料,有殺菌、利尿、發汗和增加食慾的功效。山葵通常以根部出售,山葵根需要磨成細泥狀才能使用,主要用於壽司、生魚片、茶泡飯等料理上。市面上銷售所謂的「山葵」,也有糊狀、乾粉兩種產品,糊狀的山葵,通常是用牙膏筒狀的管子裝載,粉狀的產品,有袋裝和罐裝產品,可以用開水調成糊使用。但這些產品,大部份是使用辣根(味道類似的另一種香料)來仿製。因為成本非常高,市坊上用的「山葵」,都是用這種「山葵粉」調製出來,只有極少數較高檔的日本料理店,才會用真正的山葵。

山葵的辛辣,跟辣椒不一樣,辣椒的辣味是刺激舌頭,而山葵的辣味,卻是刺激鼻腔。山葵特殊香味及辛辣味的來源,為「異硫氰酸鹽」的化學成份,可以促進食慾,並有極強的殺菌力,可殺死細菌,以防止食物中毒,所以,這是為什麼吃生魚片都會蘸山葵的原因。山葵還可抑制腥味,以突顯食物的美味。

開發出山葵生鮮包裝科技

山葵生技國外矚目

同為「山葵家族」的林榮峰,是種植山葵的專家,認為想要「養」好的山葵,技術上很不容易,使用專業的植物照射燈,還需要花二十個月時間,細心呵護上千株小山葵長大,因此,比起市面上綠色膏狀的「哇沙米」,採用養出來的山葵,搭配生鮮食材料理,才是極品。

蔡忠良研發的山葵生技,已受到國內外的矚目。山葵的微量元素、營養價值,比鮮蚵多四倍,具有溫補效果,很受日本人喜愛。近年來,蔡忠良在堅持健康、養生原則下,拓展到平地栽培山葵,種植真正的山葵,並開發出生鮮包裝科技,專門外銷日本和歐美市場,每年外銷新鮮山葵到日本,就有好幾億元的商機。而研發的山葵生技,取其抑菌、含豐富微量元素的特性,開發出日本幾乎失傳的黃金酒、黃金醋,以及不含防腐劑的保養化妝品等,尤其「黃金酒」金黃色的微量元素,在瓶內液體中翻滾,真的很像黃金。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