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土光影

史上僅見的徵詩橋樑 東安橋

文•圖/王派仁

東安橋完工於日治時代昭和二年(公元一九二七年),位於竹28縣道上,跨越牛欄河,正好位於關西要進入馬武督的平原與山地交接之處。

新竹縣關西鎮的安東橋

第一次造訪東安橋時,開著車經過橋上,已經很難看出是一座具有七、八十年歷史的古橋。只見橋上新舊欄杆並存,在靠東的一側,其樣貌是民國六十年前後那種幾乎沒有什麼美感的水泥欄杆,呈現了一派灰暗的暮氣。而進入關西這一側的欄杆,則是仿石造的欄杆,看起來應該是完工還沒很久。

然而,當你下車後,沿著橋邊的石階走到橋下的河濱公園,才能領略這座五拱石橋的雄偉氣勢。而當你仔細研讀其歷史,更可以從這座被稱為所謂的「關西八景」之一的橋梁,一窺這個舊稱啣彩鳳、咸菜硼小鎮的開發歷史,當然還有那史上僅見以橋樑作為徵詩比賽的活動。

從鹹菜甕到關西

關西,一個現在帶有濃厚日本味道的地名,但是在清朝時卻是一個北臺灣標準的隘墾社會例子。

關西在最早期時曾經盛產鹹菜,加上地形宛如一缺口的盆地,所以舊名鹹菜甕。新竹縣志土地志中即寫道:「關西當時附近河川魚產富饒、山野鳥獸繁殖,任憑取之不盡,宛然甕中取鹹菜,隨手可得,故名。後轉書鹹菜甕為咸菜硼、啣彩鳳等名。」在日治時代明治年間此區改名為咸菜硼。惟此名一直沿用至大正九年(一九二○年),因咸菜之日語和關西之日語諧音,而將地名改為關西庄而沿用至今。

十八世紀末,清朝政府為了加速臺灣的開發,北臺灣的清朝地方政府策略性的開放漢人與熟番結盟的武裝開墾集團,進入沿山地區建立起帶有防衛性質的武裝聚落。而其交換條件就是同時允許這些墾號中的地方菁英或士紳,擁有籌組私人武力、免繳土地稅等權利。這種處於半自治狀態下的地方拓墾組織,就是所謂的隘墾社會,而關西可說是隘墾社會的典型。

而這樣的開墾模式與策略,到了日治時期也被日人沿用,以解決開山撫番的難題。而1913 年時,臺灣總督府殖產局派出了官員來到關西一帶,確立當地的煤層屬性與開墾價值。因此吸引包括日人或本地士紳的開採集團湧入,因此也加速馬武督、石門等地礦、林業的發展與開墾的腳步。而隨著經濟開發也造成交通需求日殷,連接關西與馬武督兩地的東安橋也於焉誕生。

今天我們走在關西市街,確實可看到不少日治時代留下的建築或街屋,有大正風格,也有昭和式樣,但是仔細一看卻又發現許多的傳統的廟宇、家廟、祠堂與合院式的民宅。然而,又可以發現街上的招牌標示客家的粄條、麵食。這些不同的元素,在這個舊稱啣彩鳳、咸菜硼的關西,做了恰如其分的融合。

壯觀與典雅兼具的東安橋

橫跨牛欄河的東安橋,原本只是一座木造便橋,這些木板橋橋面並不寬,大約都以一個人能通過為基準,而有趣的是木板橋的承重,則是以能夠承受挑豬的挑夫通過為標準。木板橋雖然不甚堅固,但是卻反映了過去鄰里間人們的關係密切與生活的特色。

然而,臺灣的河流經常在夏秋的雨季時,河水暴漲,這種簡易的木橋很容易就被沖毀,更是時常造成人們過橋時的危險,所以關西地方人士因而倡議建造新橋,使得人們能夠平安方便的渡過牛欄河。此外,隨著關西地區的拓墾範圍逐漸擴大,關西以東的馬武督地區逐漸成為重要的礦業、林業的生產區域,興建跨越阻隔兩地的新式橋樑,乃成為重要的考量。

根據一些文獻記載,當時地方士紳聘請日本技師設計,再雇工至錦山地區採集紋理細緻的石塊,這是因為錦山河流域各種石材都非常豐富,這些石塊以人力搬運至現場,交由當地知名的石匠李鎮帶隊砌築。站在橋墩下仔細端詳,這些天然的石塊,每一塊各具色澤、紋理,更襯托出以石頭作為建材的特色。

橋墩石拱跨徑為6公尺;橋墩淨高為8.5公尺;長度約50公尺;橋面淨寬4.9公尺,加上護欄寬為5.5公尺

這些數據都可以看得出東安橋是一座巨型的糯米石橋。東安橋雖然巨大,但是因其石砌作工細緻,加上橋拱線條與矢拱比例優美,卻能兼具典雅的氣質,是全臺少數仿日本皇宮橋樑興建而至今仍保存完好者。

這座臺灣少見的五拱糯米橋,一度曾經面臨拆毀的命運。民國八十九年,關西鎮公所規劃四號計劃道路拓寬工程,與內政部維護東安古橋古蹟政策發生衝突,縣府與鎮公所召開替代方案研商會議。當時學者與文史工作者希望能完整保留這座古橋,以作為關西人共同的記憶。但是東山與東安兩里的居民因為安全與方便的考量,多數主張拓寬安東橋。

新舊橋並存
在經過幾番的拉鋸與討論之下,今天我們看到的東安橋的情況,就是採取在北側又加蓋了一座仿古拱橋,但舊橋的橋面與欄杆已經完全改建,橋樑之橋墩底部為混凝土材料,橋墩上部為石砌的石拱,僅剩下部份橋墩是原始面貌。就像一些文獻提到,與東安橋同一時代的三座拱形橋樑,目前只剩下東安橋仍在服役,而我們對於東安橋橋墩尚能完整保留,似乎應該額手稱慶。

詩的讚頌對象

東安橋舊名「彩鳳橋」,然而因為曾經有所爭議,新竹地區有名的作家林柏燕在一篇「彩鳳橋就是東安橋」的文章中,對於彩鳳橋與東安橋的關係做了很多考證,他主要是引用陳旺回於彩鳳橋完工後所發起的「彩鳳橋徵詩」啟事的內容。林柏燕引用啟事中對於彩鳳橋的所在地、背景與造型進行推論,指出這座在新竹地區的橋樑經典建築,以證明東安橋的舊稱就是彩鳳橋,而光復後,因為彩鳳橋位於東安里,因而改名為東安橋。

而所謂「彩鳳橋徵詩」啟事,乃是東安橋完工後,當地文人向全臺發起的徵詩活動。此一活動恐怕是全臺僅見,而且可說空前絕後。而促成這個活動的背景,主要是東安橋造型優美且地位重要,但是也可也看出這個過去原本是以謀取經濟利益的隘墾聚落,開始轉變成為有更為高層次精神生活的城鎮。這篇「彩鳳橋徵詩」啟事,出自於當地士紳兼詩人陳旺回之手。

這場徵詩活動在地方菁英的全力支持下,吸引了不少文人前來投稿,到了同年 8 月 25 日截稿時,所有的稿件共有六百多件。為了表示公平,關西當地的文人也請來了鹿港著名的文人陳沁園作為評審,負責判定這次的競賽名次。然而,隨著徵稿活動結束,當地文人間的文化活動卻日趨積極。

別後依然夢寐牽

關西這個融合了和風、客味的古鎮,值得讓人細細咀嚼,再三回味,正如同作家吳濁流曾寫了一篇漢詩作品「別關西」:

此地執鞭已四年
關西風景契詩緣 
錦山溪水松山月 
別後依然夢寐牽 

而站在牛欄河邊回望東安橋,我看到橋上呼嘯而過的一輛輛汽車,猶如一幕幕歷史場景:前人拓墾的篳路藍縷、五道比例優美的石拱、安全方便的渡河喜悅、空前的橋梁徵詩活動…,一樣教人「別後依然夢寐牽」。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