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櫥窗

從油漆刷子到畫筆

鄉土油畫家魏榮欣

文•圖/健 雲

想起
油畫作品-想起 描述老阿嬤縫衣服時想起兒孫的歡愉表情
一個學徒出身,後從十七歲出師開始,拿油漆刷子以人工手繪電影看板畫了幾十年的「老師傅」魏榮欣,在他十五年前的五十五歲退休之後,並沒有自以為辛苦了一輩子,總算可以放下生活俗事的牽絆遊山玩水頤養終老的意念,反而憑著一股要將畫畫作為終身志業的固執,繼續拿起畫筆,把過去胸臆中一直想要抒發的鄉土題材,融入他的新畫作之中。

學徒出身的鄉土藝術畫家

說起學徒,就會讓走過農業時代的中老年人滿懷感慨,俗話說「拜師學功夫」,學功夫就是學手藝的意思。因為當學徒的過程非常辛苦,早期社會只有貧苦家庭的孩子讀不起書才會去當學徒,以便學一門手藝,作為日後糊口立足的本事。

以前的師徒制,有所謂「三年四個月」的傳統,也就是說,一個學徒跟著師父學手藝,從什麼都不會到學成出師的過程,一定需要三年四個月的時間才算滿師,經過三年四個月的磨練與學習,手藝功夫紮實了才能自立。

魏榮欣是新竹市人,小學畢業就在當地電影院的畫看板師傅門下做學徒,當時的師徒制還很嚴格,非常講究尊卑倫理。「現代人可能以為當學徒就像在學校上課,」魏榮欣說:「事實上完全不是那回事。」

他回憶,當時的師父收徒弟,不但不給工錢,也不提供膳宿,而且,帶學徒的態度完全不像老師,對待學徒根本就沒有一筆一畫式的教導,當學徒的要從為師傅打理雜事開始,例如打掃、搬畫板、收拾現場等,每天收工之後,師父回家休息了,學徒還有幾件必須做的事,其中一件很重要,就是要為師父把當天用過的所有油漆刷子洗乾淨,偶爾一次,師父一大早上工時,如果認為學徒沒把昨天用過的刷子洗乾淨的話,常會當場憤怒罵人,再把刷子丟在地上,要學徒立刻拿去洗乾淨。

「在那樣的環境中,學徒要如何學功夫呢?」魏榮欣苦笑著說,「要在雜事做完之後,有空檔時,趁著師父正在畫看板,靠自己在旁觀摩領會。」當初,魏榮欣不懂規矩,師父事前也沒教,就是當師父畫看板時,有時候必須蹲下身體畫看板下方的圖樣,那時候學徒必須立刻「有樣學樣」地隨著師父蹲下。可是,他因為不懂「尊師重道」,所以當他還不知情地「站」在師傅後面時,師父又是當場回頭對他一頓教訓,師父的意思是說「我都蹲下來了,你這學徒還給我站著,難道你比我『高』嗎?」在師父不直接教導,而只以責罵教訓帶學徒的方式之下,從初學到出師的魏榮欣,反而一路激勵自己要把功夫手藝學好。所以,魏榮欣的畫畫工夫當然紮實,問題是,拿油漆刷子畫畫與拿油畫彩筆畫畫是兩個不同境界。

鹽田
油畫作品-鹽田 細膩的陳述一對鹽田夫妻在大太陽下勤奮工作的辛勞

轉型的試鍊備嘗艱辛

魏榮欣當初對於創作的路線,曾經一再思考,最後,他知道,應該要以自己的經歷與生活中最熟悉的素材當作主題,而魏榮欣心目中最熟悉的,就是他是農家子弟,只要是農村一景一物,他可以信手拈來就是一幅畫作,比方說,放牛的孩子、銀髮阿嬤補衫、溪邊婦女浣衣、傳統的老行業及農村生活點滴等等。

魏榮欣這十五年來,一路努力從以前畫電影看板幾十年職業化的刻板窠臼中跳脫出來,更企圖要讓他的油漆刷子轉型為藝術畫的彩繪妙筆,雖然走得辛苦,卻也成功地得到了美術界的肯定。魏榮欣回想道:「我是想要從師傅轉型為畫家的少數例子,在剛開始嘗試藝術創作時,不僅要克服最難拋卻的久已根深柢固的思考習性,還要重新開發自己走向藝術境界的韌性,其中只要有一件事不能突破,我就走不下去。」

不過,魏榮欣當初第一幅創作被欣賞者購買之後,由於魏榮欣在美術界本來就名不見經傳,對方因為不知畫者是誰,同時,即使購買者透過查詢管道也查不到他的大名,讓他覺得必須更上一層樓,也就是決定要讓自己的作品走出畫室,接受社會大眾的品評。

信心雖然來自受到肯定,但「不知其名」這件事,在魏榮欣的腦海裡激起了陣陣漣漪,他想,在社會裡要測試有沒有「出名」實力,最實際的方式就是參加比賽。於是,魏榮欣以一幅作品「巢荒」,參加民國八十六年的全省美展比賽,一舉即獲得「入選」,得到了他轉型後的第一個肯定。

因此,魏榮欣是一位以鄉土題材為主軸的藝術畫家,他所表現的作品,已經脫離傳統電影看板畫作的匠氣,而臻於藝術欣賞的領域。當年那個全省美展比賽的「入選」,對魏榮欣而言,是他未來要走的轉型之路的一大鼓舞與激勵。

從獲獎與鼓勵中得到肯定

農村即景
農村即景 表現農村鄉野間的生活動態

魏榮欣代表性的得獎有:1998新美展油畫佳作(收穫)、1999竹塹美展油畫類竹塹獎(石坊下)、文建會畫我家鄉油畫類優選(阿母的灶下)及2001南瀛美展油畫類優選(磨刀師)等十次紀錄。

從魏榮欣的作品,在過去十幾年陸續得獎的紀錄,以及許多次的邀請展與個人展之中觀察,他走的油畫路線始終堅持著鄉土寫實題材,包括一般中年以上的民眾都能熟悉的慈祥滄桑老阿嬤、有燕尾的三合院紅磚老房子、老師傅展現傳統手藝、放牛的孩子、水牛與池塘、婦女溪邊洗衣等等,還有鄉野自然地景做背景,都是魏榮欣用心回憶並精心加以描述的主要題材。

每次參展,總有來自不同地方的陌生鄉親,在欣賞魏榮欣的作品時,有實獲我心的記憶共鳴。魏榮欣說,雖然社會現代化帶來便利舒適的生活享受,但是仍然有許多農村出身的觀賞者,因為十分懷念曾經住在三合院裡的過往歲月,尤其祖孫幾代共同生活的親近互動與甘苦,還有小時候徜徉田野之間的兒時趣事等等,都成為現代社會可望而不可即的溫馨回憶。

觀畫者與魏榮欣素昧平生,卻很自然的擁有彼此共同的話題,只要雙方一聊起「彼當時」,就欲罷不能,然而,要是再提起鄉野間的舊時三合院景觀,如今已逐漸拆除殆盡,又是一陣無奈的感嘆。

每次的展覽會場免不了這種既喜又憂的場面,所以,他們臨走時,不約而同的會對魏榮欣鼓勵一番說:「大師,加油,繼續畫下去啊。」這就是他覺得最窩心的鼓勵。

受邀越洋參展的大師級禮遇

在過去的公開展覽中,最讓魏榮欣欣慰的是,去年獲得美國紐約美術團體的越洋邀請,他帶著自己的作品,頂著年終歲末的寒天,千里迢迢隻身遠赴藝術聖地的紐約參展,這種對待大師級的禮遇,在美術藝術界得來不易,也被他引為畢生的最大榮耀。

一位年屆七十的「老師傅」,走過傳統學徒的紮實學藝過程、經過現代社會的洗禮,從靠手藝吃飯到退休,再自我激勵要求,將傳統的畫看板記憶抹除,「轉途」到以藝術技巧表達個人鄉土理想的現代油畫創作,魏榮欣等於臨退休又重新起步,他不以轉型期間所曾經承受的心態、觀念、技法等的交戰與掙扎為苦。

其實,我們的社會裡,由於許多傳統行業晚近受到多元文化不斷的變遷與創新潮流的無情衝擊,許多本來技藝高超的老師傅經不起求新求變,也無法堅持走過技藝轉型的煎熬,紛紛放棄了為自己開創新路的嘗試,少數如魏榮欣者,因為沒有放棄,為他自己開拓了一片畫作天地。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