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心得

為報師恩、為踐宿約

長達半世紀始完成的奇書:《豐子愷護生畫集選》

文/李 皇

說它是奇書,因為《護生畫集選》最重要的兩個人,都是奇人,他們是弘一大師和豐子愷先生。

弘一大師本名李叔同,是浙江平湖人。 1880 年生於天津。 1905 年留學日本。從日本回國後,在杭州擔任教職。他是一位學貫中西,多才多藝的才子,是音樂家、戲劇家、詩人、學者、畫家。他最出名的舉動是成立「春柳社」,並把法國小說家小仲馬的成名作《茶花女》編成舞臺劇。公演時他自己身著女裝,在舞台上扮演茶花女的角色。這是中國人第一次演出的文明戲,李叔同可說是中國舞臺劇的創始人。

李叔同不僅是戲劇的編導與演出者,他的詩詞也多被譜成歌曲,如 〈春遊〉 :

春風吹面薄於紗,春人妝束淡於畫,遊春人在畫中行,萬花飛舞春人下。梨花淡白菜花黃,柳花委地芥花香,鶯啼陌上人歸去,花外疏鐘送夕陽。

還有大家耳熟能詳的〈送別〉: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扶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壺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

這樣一位風度翩翩的公子,能歌善演,又善寫詩作畫,卻在 38歲那年,突然進入佛門,在杭州虎跑寺出家為僧,法號弘一。

脫離紅塵後的弘一,生活極其簡單,他在虎跑寺留下的僧房,仍被保留。裡面只有一張木床,一張草蓆,一套簡陋的桌椅,以及一件泛成灰白色的袈裟。至於飲食方面,他過午不食,每天一餐。以前的老友看到他如此清苦,忍不住流下淚來,弘一大師反勸他們說,他過得很好。一個「好」字,多麼高潔,多麼動人!還有誰能像他這般,把紅塵「捨」得如此瀟灑、如此自在?

弘一大師 62歲時,圓寂於福建泉州。他專研佛教律學,且以數年時間完成著作《四分律比丘戎相表記》,對中國現代佛教史上有極大的貢獻,被尊為南山律宗的第十一代世祖。

另一位奇人是豐子愷先生。他的漫畫與書法,風韻別致,享譽藝壇,他著有《音樂入門》《緣緣堂隨筆》,翻譯有《西洋畫派十二講》,以及《源氏物語》及《獵人日記》等書。

這兩位奇人的相遇,是在杭州第一師範學校。

當時豐子愷是學生,他的習畫與音樂老師就是未出家前的李叔同,兩人從此結下善緣。 1927 年,豐子愷 29 歲生日那天,在上海江灣的家裡接待弘一大師。這一天,豐子愷以弘一為師,也皈依了佛門。

也在這一天,豐子愷發願,在大師五十歲生日時,將以五十幅有關護生畫稿,作為大師的壽禮。也就是豐子愷作畫,每一幅畫均由弘一大師寫詩撰文。

翌年,弘一大師五十歲生日,師徒倆合作的第一本 《 護生畫集 》 問世,一時洛陽紙貴,不僅在中國內地傳遍,也流傳到日本、美國和歐洲。

十年之後,豐子愷又以六十幅護生畫稿寄到福建泉州,請大師撰文寫詩。弘一大師回信時說:「朽人七十歲時,請仁者作護生畫冊第三集,共七十幅;八十歲時作第四集,共八十幅;九十歲時作第五集,共九十幅;百歲時,作第六集,共百幅。護生畫功德於此圓滿。」

弘一大師立下此約後兩年, 1942 年在泉州圓寂,享年 62 歲。豐子愷遵守師約,自畫自文,於 1949 年,在大師七十冥壽時,呈上第三冊的 《 護生畫集 》。

再過十年, 1960 年第四集畫冊完成時,豐子愷已經過了六十歲,深恐人生無常,世事多磨,開始隨時選材作畫,並陸續寄給釋廣洽大師,請他代為保存。第五冊九十幅的畫作與文字也提前於 1965 年出版。

1975 年,豐子愷過世,享年 77 歲。

四 四年後, 1979 年,弘一大師冥壽百歲,第六冊的一百幅畫作早已籌劃完成。為了紀念《護生畫集》的百歲歲之約,除單獨出版第六冊外,前面一至五冊在香港再版版,與第六冊合出,成為整套畫冊,以表功德圓滿,完成成了二位大師「悲心無量,德澤無邊」的期望。

  整套畫冊內的 450 幅畫作均以「愛護生物」為主旨。豐子愷在序文中說明:「護生者,護心也」。基於佛教「眾生平等,皆具佛性」的佛教觀,去除殘忍心,長養慈悲心,然後拿此心來待人處世,這就是護生的主要目的。

請看:

眾生 〉的撰文:「 是亦眾生,與我同體。應起悲心,憐彼昏蒙。普勸世人,放生戒殺。不食其肉,仍謂愛物。

螞蟻搬家 〉:豐子愷寫:「 牆根有群蟻,喬遷向南岡。元首為向導,民眾扛?糧。浩蕩復迤邐,橫斷路中央。我為取小凳,臨時築長廊。大隊廊下過,不怕飛來殃。 」

白象及其五子 〉 : 我家有貓名白象,一胎五子哺乳忙。每日三餐匆匆吃,不梳不洗即回房。五子爭乳各逞強,日夜纏繞母身旁。二子腳踏母貓頭,母鬚折斷母眼傷。三子攀登母貓腹,母身不動臥如僵。百般辛苦盡甘心,慈母之愛無限量。天地生物皆如此,戒之慎之互相戕 。

囚徒之歌 〉 : 人在牢獄,終日愁欷。鳥在樊籠,終日悲啼。聆此哀音,淒入心脾。何如放捨,任彼高飛。

(資料來源:《豐子愷護生畫集選》 書林出版)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