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史十一講》

從舊地名與古地圖看臺灣近代初期史

文/翁佳音

(一)

還沒講如何透過古地圖、舊地名瞭解臺灣早期史之前,我先講一個插曲。最近報紙與電視報導說:瑞典有自稱是荷治時期臺灣末代長官揆一 ( Ferderik Coyett ) 後代的人,來我國找鄭成功的後代,表示感謝當年之恩。這有一點麻煩,瑞典方面提供的揆一生死年代,與我們這邊文獻所記載的資料,還是有點兜不攏。此外,各位如果到臺南安平古堡,可以看到展覽館內有鄭成功與揆一的雕像。不簡單,連揆一的雕像都能製作出來。有些寫荷蘭時代的歷史書,會附有幅臺灣長官揆一之圖像。以前,我總是覺得此圖很眼熟,最近為了要解答這個揆一與鄭成功後代相會的問題,稍微用心查了一下文獻,居然發現我們所謂的揆一圖像或雕像,不是揆一本人,而是判決揆一流放、死刑的人。他是巴達維亞城總督馬特塞克 ( Joan Maetsuycker , 1653 ∼ 1678 ) 。沒有想到三、四百年後,我們把判揆一極刑的人當成揆一,並做成雕像,又放在安平古堡內,你說奇怪不奇怪。

其實,奇怪還不僅只這個。最近這幾年,我們好像很喜歡談荷蘭、西班牙有關臺灣的歷史與地圖;也常常說臺灣是美麗之島,是 Formosa 、福爾摩沙,是十六世紀葡萄牙人經過臺灣海峽時,驚嘆臺灣本島之美而喊出這個名字。可是,如果你仔細去調查文獻,會發現原來葡萄牙人一開始所叫喊的 Formosa ,幾乎不是指臺灣本島!你如果仔細閱讀中外文獻與檔案,會發現,臺灣早期歷史,有些部分是學者們用推論的,推論後就把它當成是真的。

一開頭就跟各位講這兩個奇怪的事,只是要說:臺灣早期歷史尚有一些地方還不是很清楚,必須要再做進一步的確證與研究。迄今,有關臺灣的外國文獻翻譯,或者是最近的研究,仍難免有不少地方不是很妥當,讓我常常有「盡信書,不如無書」之嘆。常常有人問我,你們荷蘭時代的專家,何時才會把《熱蘭遮城日誌》或荷蘭東印度公司檔案翻譯完成?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也許二、三十年。問題不再檔案數量(其實沒外傳那麼多),而是如何正確掌握檔案內容。這個時候,若有真的很想研究 16,17 世紀歷史的人該怎麼辦?年輕朋友或許可以等,其他的人恐怕沒辦法期待專家,只能自己來。如果你對早期歷史有興趣,我建議可在文獻、檔案之外,還可從舊地名、或舊地圖開始著手。

(二)

舊地名可以說是祖先用腳寫的歷史材料。我們的原住民與漢人祖先,絕大部分是不識字的人,他們只會拿粗重鋤頭之類,不會拿筆,沒有辦法留下文字記錄,但幸虧他們用腳,替我們寫下歷史資料。就像早期漢人要進入臺南臺江內海,發現這地方的兩排沙汕很像鹿的角,所以就叫鹿耳門。又看到附近長滿茄藤(紅樹林)的地方,就叫茄藤港( Katiakang )。漢人祖先來到臺灣後,有時候常常不管原住民祖先本來怎麼叫這個地方,就像西班牙人到中、南美洲時,那裡的原住民本來也有自己的叫法,可是西班牙人卻硬要叫「千里達」、「聖薩爾瓦多」,或「多明尼加」,漢人也會強暴式地為臺灣各地命名,像前面提到的鹿耳門、茄藤港,赤崁也一樣。漢人的祖先來到臺灣後會用他熟習的語言命名所到過或居住之地,像漳泉語系會對姓張的人在一塊埔地蓋了一間房子叫「張厝」 ,客家語系對當地有三座房子,會叫做「三座屋」。總之,古人對所居住的土地,有一套命名的概念,與自然、人文環境,以及產業會有一定程度的關連,我們如果透過舊地名的研究,縱然在缺少文獻輔證下,還是可一定程度上想像還原這個地區的生態原來情況,以及臺灣人祖先如何篳路藍縷,以啟山林。

現在回到一個大問題:臺灣地名的起源。通常我們會認為「臺灣(或台窩灣)」這個地名是來自原住民的語言。可是,當時荷蘭人的地圖,「臺灣( Teijouan )」的地名通常標記在海上,「臺灣」如果是原住民的番社的話,那豈不是四百年前原住民番社是建在海上?其實,如果我們好好看一下文獻,就可以發現: 1622 年荷蘭人司令官來臺灣調查是否有適合港口時,他們是 從舊安平港一帶進入臺江內海,看到一個很大的海灣,當地人告訴他們這裡叫做「 grote baai 大灣」。這裡所說的當地人,恐怕不是原住民,而是當時福建漳州與泉州一帶的走私商人、海盜或漁民。

由於明代限制國內人民往海外貿易 , 所以福建、廣東一帶的洋販商人只好另外尋找走私基地,與其他國家或地區人民交易,臺灣島是個很適合地方之一。 16、,17 世紀時,這些不合法的交易,常會遭到明朝官方追捕,閩粵的商人或海盜往往會跑到「魍港」、「大員」與「北港」來,因為這裡有很多沙汕,當官方追到這裡,不敢深入,只能望海興嘆。例如, 「嘉靖四十二( 1563 )年,流寇林道乾擾亂沿海,督都俞大猷征之,追及澎湖,道乾遁入北港。大猷偵知港道紆迴,水淺沙膠,不敢偪迫」,因此當 時著名海盜潮州人林道乾、林鳳,都在這些地方成功脫身。大約 1603 年前後,另外一個追殺倭寇聞名的「民族英雄」沈有容,也追倭寇追到鹿耳門來,當時與他同行的,有一位福州連江人陳第,寫了一篇〈東番記〉,說:「 東番(臺灣)夷人(原住民)不知所自始,居彭湖外洋海島中;起魍港、加老灣,歷大員、 蟯 港、打狗嶼、小淡水;雙溪口、加哩林、沙巴里、大幫坑,皆其居也。斷續凡千餘里,種類甚蕃」。

陳第所說的臺灣地理資訊,並不是他自己親身所做的「田野調查」,而是沈有容在追殺倭寇之前,就已經派人來臺灣蒐集情報,陳第把這些情報寫成文章。各位只要好好看當時編寫的《閩海贈言》一書,就可知道我的說法沒錯。文中提到的「 魍港…大幫坑 」等十個臺灣地名,既然分佈於「 斷續凡千餘里 」,就表示這十個地名不只是臺灣南部一帶。我曾經證明「沙巴里」、「大幫坑」就是指臺北淡水、大坌坑一帶,這裡不再多說,我要告訴各位的是:在荷蘭人還沒到臺灣以前,就有一定數量的漢人「偷偷」在臺灣各地活動,因此才有這些「漢式」地名。這些「違法」到海外走私交易的漢人,在中文文獻裡常常被污名化為「倭寇」,這是學術界大部分學者的共識。講到這裡,我很喜歡開玩笑,我們讀中國史上的民族英雄俞大猷、沈有容追殺倭寇、小日本人,殺得不亦樂乎,你會不會拍手叫好?如果是,我建議你稍微冷靜一下。清代方志往往說:「 顏思齊…引倭屯聚於臺,鄭芝龍附之,始有居民 」,也就是說海盜顏思齊、鄭之龍,他們帶領著倭來臺灣住下來,臺灣才開始有「人」。講了老半天,臺灣人有不少是「倭寇」或「小日本人」的後代喔。如果故事再往下說,你也可以發現,荷蘭人來的時候,是跟 「 倭 」 借地。荷蘭人說只要借一張牛皮大的地就好,但荷蘭人卻將牛皮剪成線,用線把今天台南縣市部分圍起來,等「倭」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這些笨「倭」,不是原住民,而是漢人臺灣人的祖先。歷史真有趣,不是嗎?

(三)

正因為荷蘭人還沒來臺灣之前,臺灣除了原住民之外,還有一些「倭寇」在這裡進行捕魚、走私交易,有些「倭寇」甚至住下來。荷蘭人進入臺南臺江內海一帶所遇到的「當地人」,當然就是這些漢人「倭寇」。事實上,在荷蘭資料中,有關臺灣的地理或地名資訊,相當大的比例,是由這些人所提供。除了上面所說的「臺灣(或作大員、大灣、大圓)」是例子之外,像最近幾年出版的《熱蘭遮城日誌》中,你可以看到地名如:加老灣 Calewan 、鹿耳門 Lakkimuij 、茅港尾 Hmkanboy 、猴樹港 Cautsiukang 、布袋港 Potekang 、茄藤頭 Katiatau 。這些地點多在臺南、嘉義一帶,是非常有名的漁商之港,地名的命名與原住民的稱呼關係不大;與十六世紀以來中國福建漳泉一帶討海人的命名習慣有關。

有些人說:臺北「雞籠(基隆)」的地名,是來自於原住民語言,是取自「凱達格蘭 Ketageran 」族前後兩字 Ke-ran 。我無法同意這樣的說法。「雞籠」這個名稱在臺灣至少有兩個以上,例如苗栗有「 雞籠山」 ,淡水也有「小雞籠」 。中國 浙江省以南的沿海地方,雞籠地名也一堆。我認為「雞籠」地名的由來,是來自於剛剛所說的漳泉行船人,他們會用地理特徵來命名。臺灣西部有很多地名是來自平埔族,我也不否認這點,例如:諸羅山( Tirrosen )、打麻( Davoha ,嘉義民雄,後來被誤寫成「打貓」)、半線( Pasoa ,彰化)。然而,西部原住民的語言有很多都消失了,太過強調臺灣地名的平埔族起源,恐怕死無對證,而且也不一定對。例如,台南西拉雅族的麻豆、 蕭? 、新港社,不少研究者都說社名是原住民語,可是,我告訴各位,這不一定對。荷蘭文獻寫得很清楚,麻豆社又名 「 Toukapta 肚嘎不打」 ; 新港社,又名「 Tagloulou 打赫魯魯」;蕭?社,又名 「 Touamimigh 肚 阿咪咪喝」。「 肚嘎不打」、「打赫魯魯」根本不像漢語;「肚 阿咪咪喝」,照西拉雅語的意思是;在北邊的聚落。所以,顯然「麻豆」、「新港」等,應該是漢語,後者才是原住民語。

同樣,前面所講陳第文中的「打狗嶼」,是今天的高雄市,好久以來也被認為是原住民的地名。然而,從荷蘭等外國所繪製的古地圖,或文獻,「打狗」大概都被拼寫成 Tancoia 等等 ,再怎麼唸,都不像「 Ta-kao 」。如果你對外國文獻有研究,你會發現當時歐洲人的臺灣地名拼寫,通常是聽什麼音就拼什麼音,荷蘭語的 Tancoia ,要唸成: Tan-ko • -a ,有一點類似「銅鼓仔」,意即「響鼓聲」。所以,清代人解釋「打狗」又名「打鼓」,意即 海水拍打海岸所產生的聲音,反而可能更貼近事實了。陳第是福州人,他所記的「打狗」之「狗」字,如果用文言音來念,也與「鼓」同音。各位如果再看看漳泉一帶,是有類似「銅雷」、「銅鼓」的地名,以及想到打狗(高雄),是當時漳泉人行船要往菲律賓貿易的中途站,那麼,我們會比較同意「打狗」是漢人祖先的命名。畢竟,把「打狗」說是高雄一帶原住民的稱呼,幾乎沒有證據,想像成分濃。

總說一句,如果我們知道地名的正確意義,就可以知道這個地方早期的歷史梗概。 早期地圖或 文獻資料出現了地名,也代表那地名在早期有其重要性,而且也外界有所交涉,不然不會無緣無故出現在文獻或地圖上。

(四)

接下來告訴各位如何著手欣賞古地圖與圖上的古地名。首先要強調的是,我們看古地圖,最好不要用現代地理學的正確性去看,不然,無法看出古地圖所隱藏的「歷史密碼」。古地圖與現代的地圖不一樣,現代的地圖注重科學性與統一性(像圖的上方為北方),可是古代的地圖,通常是一種描繪性的,而且是藝術性的。研究臺灣早期歷史,除了透過上述的舊地名外,還可以透過歐洲人所畫的古地圖,清代地圖也可以。像臺灣博物館有一幅康熙年間繪製的臺灣古地圖,應該是臺灣最早的一幅中國式地圖。如果好好研究的話,可以知道她反映了十七、八世紀的臺灣社會生活,以及產業狀況。例如,哪裡有水牛,哪裡有水鹿、梅花鹿,甚至是馬場,他都畫在圖上。不過,我稍微提醒一下,圖上的圖像,也許必須要小心解釋。像康熙古地圖上,有很多畫有土角厝 ( 土牆茅草頂的房子 ) ,旁邊有人光著身子在走動,或駕牛車。不少人認為那些人草厝是原住民的房子,人是原住民。我保留這樣的解釋。畢竟,我小時候還看到不少房子也是土角厝,農人也是光著上半身駕牛車。

如果對歐洲人所繪製的臺灣古地圖有興趣的人,我會建議他不妨花點錢去買南天書局的《先民的足跡 — 古地圖話臺灣滄桑史》,以及漢聲雜誌社出版、冉福立( K. Zandvliet )與江樹生撰寫的《 十七 世紀荷蘭人繪製的臺灣老地圖(上、下冊)》。 買來之後,不要擱放著,有空就拿來「賞玩」一番。南天那一本,你可以不用理會 文字說明部分,因為文字與圖配合的不是很好,但圖色彩蠻漂亮、圖上文字也蠻清晰。也提醒各位,世界這麼大,能夠在地圖上出現的地名,通常是很熱鬧、或有特色的地方,才有可能被標示下來。就像該書 108-109 頁, Van der Aa 所畫的臺灣圖,連今天算是不太有名的彰化小鎮二林( Grim ),都標在十七、八世紀所出版的世界地圖集上了;二林的更北邊,有「 Locken bay 」,時間的關係,這裡沒辦法詳細告訴各位我的考證,簡單的說,這是指苗栗中港或後龍一帶的港口。 92-93 頁, Van Keulen 所畫的「中國閩粵沿海與臺灣島圖」,臺灣本島的地名、聚落與道路,相當精采 ,一、兩個小時講不完;臺北艋舺(萬華)一帶,地圖標示成「交易之地( Handelplaats )」,可見艋舺商業傳統相當古老,不是從清代開始 。 128-129 頁, Van Braam 所畫的「臺灣島圖」,等一下會說明,但你看,他把今天屬於日本沖繩縣的「八重山、宮古島( Eylanden Dos Reys Magos )」,畫在宜蘭蘇澳( Bay van St Laurens )旁邊…,你也許會說那地圖緯度不對,很多地方太象形,不正確。我告訴各位,與其東罵西罵,不如仔細去欣賞它,為什麼它會這樣標示,這是古地圖欣賞的精彩之處。

漢聲雜誌社那一本,上冊第 16-17 頁為一幅 1625 年畫的「臺灣(北港)圖」,北方的頭部很大(大頭臺灣圖!),北部東北角被標示成「 caep de hoope 好望角」,西北部則有綠色角( de groene houck )或灰色角( de grauwe houck ),各位可以去對對看,這幾個峽角是今天的哪裡,是否有「希望」與灰綠的特色。台北縣的富貴角,「富貴」就是來自荷蘭文「 houck / hoek 」。大頭臺灣圖的淡水河北端突出處,標記著「 de houck met de vlecken 」,曾被翻譯成「有斑點的峽角」,峽角怎麼會有斑點呢?如果你去查荷蘭語字典,會發現,原來 vlek (複數 vlekken )還有另一個意思:「聚落」。原來地名是:「有很多村落的峽角」,也就是說,是淡水河進來,一進來就可以看到有很多村落的峽角。所以呢,各位在欣賞與研究歐洲人所畫的臺灣古地圖時,發現有怪怪的翻譯,不妨就去查一下字典,搞不好會有新發現。頁 38-39 , 1636 年 J. Vingboons 所畫臺灣圖,打狗一帶的海灣,記有「生意人之島」,如果你用心去考訂,你也會發現,生意人之島就是今天高雄市內,顯然,高雄市原來不完全只是一個漁村。

[圖一]赤崁耕地圖(原件藏於荷蘭海牙國家檔案館)

(五)

因時間關係,這裡我選擇兩張荷蘭時代的古地圖來向各位說明, 一張是局部圖,一張是臺灣全圖。這張黑漆漆的地圖(附圖一),是講 1644 年台南地區的耕地圖(「赤崁耕地圖」),圖上左邊(北方)這條溪是「鹽水溪」,在今天台南縣內;右邊(南方)的溪是「三老爺宮溪」與「二層行溪」,也就是今天臺南與高雄交界的二仁溪。荷蘭時代台南地區被大量開墾,土測量師會畫地籍圖標示地目與地主,所以,你可看到圖上有墨綠色一塊一塊的。圖上左上方畫有一個潭,潭上有水鳥、水鴨,這是有名臺南永康一帶的「鯽魚潭」,今天雖已消失,但從荷蘭、明鄭到清初,這潭可是盛產魚蝦之地,清代詩人常會吟詠此潭,並說只要鯽魚潭的稅收正常,臺灣府的財政大概就沒有問題了。潭附近的別墅,大概是荷蘭長官的別墅,後來的開元寺,圖上還有產業道路等等。此圖我日後會更詳細寫論文,這裡,我把赤崁耕地於 1650 年所登錄的田園甲數(附圖二),抄在下面:

[圖二]赤崁耕地登錄表(原件藏於荷蘭海牙國家檔案館)

morgen

8 1/2 in Amsterdams Polder ofte Orakan 下寮港 蚵寮港 ?(臺南永康)

2 Delfts Polder ofte Leijseijkoeijen = Leiseinhoin 二層行

31 Hoorns Polders ofte Tonglouw 中樓仔

52 Enckhu y sens Polder ofte Lockauw 瀨口

108 Soncks Polder ofte Tampoasiam 桶盤棧

Nuijts Polder ofte Sijsijnnangh

72 Putmans Polder ofte Cekankon 上港崗

8 1/2 Van der Burch Polder ofte Tongsoija 中洲仔

Traudenius Polder ofte Tiokankon 中港崗

Lemaires Polder ofte Siamsiamticke 三舍甲

Rotterdams Polder ofte Hoenjouwa 香洋仔

•  Middelburchs Polder ofte Scholsiackhou Schoesiakhou ?)舊社口。

De Wits Polder ofte Kaptwahoij角帶圍 Kak-toah-ui

Koeckebackers Polder ofte Heijsouga 喜樹仔

52 Bessuyden de Versche revier offte

表上開頭的「 morgen (摩亨)」,等於一甲。「摩亨」,等於英文的 morning ,也就是說一個早上可以耕種的面積。有人講說「甲」是荷蘭語,不對,荷蘭文獻已經很清楚記載說這是臺灣人(漢人)自己的話。「 polder 」是水田,荷蘭文獻很好玩,他在這個表中會用一個「 ofte 」,意思是「又名」。例如, Amsterdam 水田,又名 Orakan ,大概就是「下寮港」 或「 蚵寮港」的對譯音,應該在臺南縣永康。「德爾芙 Delft 水田」又名「二層行」;此外還有「桶盤棧」、「香洋」與「角帶圍」等等。這些舊地名,老臺南人耳熟能詳,我們也可由此可看出:當時荷蘭人的地名登記,還是採用雙語系統,一邊是荷蘭文地名,另一邊則是漢人臺灣人的地名稱呼;另一方面,也可知道臺南歸仁、關廟鄉一帶,早在明鄭時代以前,就已經開發了。

表中的 Siamsiamticke ,如果是「 三舍甲( Samsiacka )」的誤寫的話,那就很有趣了。荷蘭時代有一個著名的大地主,叫「大頭仔三舍」,鄭成功攻打臺灣前後,三舍不只被荷蘭人懷疑,還被鄭成功所殺,財產沒收。因臺灣政權更迭而犧牲,古已有之。

[圖三]Van Braam圖(原件藏於荷蘭海牙國家檔案館)

另外一張圖(附圖三),是很多人很喜歡用,也常見。本圖可以說是相當全面性反映荷蘭時代臺灣的史地,原本附在十八世紀初出版的 F. Valentijn 之《新舊東印度公司誌》書中,另有不算短的文字說明,甘為霖( W. Campbell )牧師所編註的《荷蘭統治下的臺灣》有英譯文,但很少人互相參照閱讀。由於時間的關係,我把把圖上的文字抄譯出來當附錄,提供給各位參考。如果這裡的附圖文字不清楚,我建議各位可拿上面提到的南天書局出版之地圖書(頁 128-129 ),兩者一併參照玩賞,一定可以在這張圖上看到很多我們忽略的歷史現象。

末尾,我想說的是,圖上彰化二林( Gierim )旁邊有一條文字,翻譯成中文是:「此處有許多船停泊處」,可見彰化縣二林在以前也是臺灣、中國重要的對渡口岸。下方有「農夫榖倉」,地點大約在臺南將軍鄉一帶。施琅打敗明鄭後,擁接收廣大土地,在將軍鄉也設有公館收租穀。東部有海鷗嶼,大概在屏東縣滿州鄉出風鼻一帶,海鳥好像三、四百年來很喜歡盤旋那裡。三、四百年來,臺灣歷史有變與不變之處,一紙古地圖,或眾多的舊地名,會耐心地告我們。

今天就和各位報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耐心。

附錄: Van Braam 臺澎地圖解

圖題: Kaart van het Eyland Formosa en de Eylanden van Piscadores.

(福爾摩沙島與澎湖群島圖)

J. van Braam & G. onder de Linden. exc: Cum Privil.

(兩人為出版商) (版權所有)

Duytsche Mylen 15 in een graad

( 一 【 緯】度為 15 德意志【荷】里 )

China 中國

de Vuyle Bay :垃圾灣(待證)

de Goede Storin Bay :(待證)

Caap 't Samboeuw : 福建崇武

Hier hebt gy al Eenparige Grondt en int Oversteeken al steck-grondt

此處有若干船隻對渡良好停泊處

Piscadores :漁翁群島( 澎湖群島 )

Stek Grondt : 船隻良好停泊處

Vuyle Eyl. : 垃圾嶼 ( 過嶼 )

dit is al Vuyl en Steenagtige Grondt :此地全為髒亂、多石之地

Lange Eyl. : 長嶼 ( 吉貝嶼 )

Witte Eyl. : 白嶼 ( 白沙嶼 )

de Swarte Klip : 黑礁 ( 錠鉤嶼、雞善嶼 ?)

Pehou :澎湖(白沙鄉)

Phehno :澎湖本島( sic=Phehou !)

澎湖本島上兩處標有文字: Fort ,即澎湖本島上的明、清時代之中國式城砦,風櫃尾的紅毛城廢城並未標示出來。

Vissers Eyl. :漁翁島(西嶼鄉)

de Vissers Bay :漁翁灣(內垵)

Klyne Taaffel :小案山(桶盤嶼)

Groote Taffel : 大案山 ( 虎井嶼 )

‘t Rovers Eyl. :海賊島(望安島)

‘t Wester Eyl. :西嶼(花嶼)

‘t Hooge Eyl. :高嶼(貓嶼)

‘t Zuyder Eyl. :南嶼(七美嶼)

Steen Clippig Eyl. :石礁嶼(東嶼坪嶼、西嶼坪嶼)

‘t Zuyd Ooster Eyl. :南東嶼(東吉嶼)

‘t Verdrietig Eyl. :傷心嶼(西吉嶼)

(臺灣本島附近島嶼)

‘t Goude Leeuws Eyland by de Inwoonders Lamey Genaamt : 金獅島 , 當地人叫「 Lamey 」 ( 小琉球 )

‘t Eyl. Klyn Tabaco :小煙草嶼(小蘭嶼)

‘t Eyl. Groot Tabaco :大煙草嶼(蘭嶼)

Eyl. Moaritus :毛利島(綠島)

Meeuwen Eyl. :海鷗嶼(屏東縣滿州鄉出風鼻,黑面鷺等鳥類棲息之地)

Eylanden Dos Reys Magos :三智者之島、三王島(沖繩八重山、宮古群島)

Het Eyland Formosa 臺灣本(從中、臺海峽對渡的彰化二林開始,逆時針方向敘述)

Gierim of Zandduynen :二林,一名沙崙(彰化)

‘t Vissers Riff :漁翁汕(彰化大城鄉一帶)

Hier Vertoonen haar Eenige Boskens en Boomen een clyne Myl int Landt : 離海岸約一荷里之陸地 , 有若干樹林、樹叢。

‘t Canaal voor Ponikas :笨港前水道( sic=Ponkan , 今雲林北港一帶 )

‘t Vissers Eyl. :漁翁嶼

‘t Vissers Plaats :魚寮(兩地大約指今嘉義縣東石、布袋)

Mattamir Riv. :麻豆溪( sic= Mattauw , 今急水溪 )

de Boeren Schure : 農夫穀倉、古亭笨 ( 台南縣學甲將軍鄉一帶 )

‘t Canaal van Wankan :魍港水道(臺南北門鄉一帶)

Verraders of Moordenaars R. :殺人溪或叛逆者之溪 (臺南歐汪溪,即將軍溪)

Toasumpans Riv. : 疑係大線頭 ( Toasuatau ) 之誤 , 今臺南將軍鄉外海的沙汕。

‘t Bosch van Soulang : 蕭?森林 ( 應該是今佳里、西港檳榔林一帶 )

River Soulang : 蕭?溪 ( 後來因溪流改道 , 成為今曾文溪 )

Goede Reede voor Kleyne Jonken : 小帆船良好停泊地

‘t Walvis Been : 鯨魚骨、海翁窟

‘t Fort Zelandia : 熱蘭遮城、臺灣城

Tayovan : 臺灣

Saccam : 赤崁

Velden Suyck : 蔗園 ( sic= Suycker )

Soute Riv. : 鹽水溪 ( 今二仁溪下游 )

Verse Rivier : 淡水溪 ( 三老爺宮溪 , 今二仁溪中游 )

Vissers Eyland : 漁翁嶼 ( 高雄茄定鄉 )

‘t Canaal binnen Iockan : 入 蟯 港水道 ( 茄萣鄉興達港 )

Reede voor Clyne Ionkjes : 小帆船停泊處 ( 即萬丹港 , 今高雄左營 )

Tancoia : 打狗仔 ( 唸成 : Tan-ko • -a : 陳鼓仔 )

Apen Berg : 猴仔山 ( 高雄壽山 )

Handelaars Eylandt : 商人之嶼、生理人之嶼 ( 高雄市中心一帶 )

Sampsuy : 【下】淡水【溪】 ( sic= Tampsuy , 高屏溪 )

Rivier van Dollatock of Cattia : 茄藤溪 ( 東港溪 )

‘t Dorp Pangsoya : 放索社 ( 屏東林邊 )

Rivier Pangsoya : 放索溪 ( 林邊溪 )

Zuyder Eyland : 南嶼 ( 貓頭鼻 )

Matasar : 蚊卒社 ( 屏東滿州鄉境內 )

Alanger : 巴塱衛社 (台東縣大武鄉大武)

Natsibay : 打鳥萬社 ( sic= Patcheban 、 Patsibal ,台東縣大武鄉大鳥)

Laruhari :大竹篙、察臘密社(台東縣大武、太麻里鄉)

Penimbos :卑南社( sic= Pimabasch )

de Hoek van Penimbos : 卑南角 ( 猴子山 )

‘t Eyl. Doati :(應為台東長濱鄉三仙台)

't Eyl. Sapiat :掃別島(台東長濱鄉掃別為中心的海岸山脈)

Bay van Denual : Denual 灣 (花蓮溪出口處)

't Eyl. Denual : Denual 嶼 (花蓮溪出口處一帶)

Doero :哆囉滿社(花蓮吉安一帶)

Riv. Doero : 哆囉滿溪 (又名:黃金河,即木瓜溪)

Bay van S t. Laurens : 聖勞倫斯灣 ( 宜蘭蘇澳 )

de Hoek van Cay dan :( Cay dan = Tang?dan= Tatoggedan ,宜蘭頭城一帶)

N. Tranguidan :( Tranguidan= Trag?dan= Troghyan 宜蘭大里一帶)

‘t Eyl. Gaclay : 龜山島 ( sic= Tatachel )

de Hoek van S t. Jacob : 三貂角

de Noort Oost Hoek : 北東角 ( 鼻頭角 )

‘t Eyl. Kelang : 雞籠島 ( 和平島 )

Dorp : 村社

Klip Tellada : Tellada 暗礁 ( 野柳與岬至金山之間 )

de Hoek van Camatiao : 富貴角

Tamkay : 淡水社 (?)

Medoldareca : 圭柔社 (?)

Sabragoga : 小雞籠社 (?) 此三社方為不甚正確

Bay van Casidor : 淡水河灣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助研究員)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