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歷史的活字典

「媽祖博士」董振雄的心路歷程

文•圖/聞健

  走進佈置典雅的大甲裕珍馨三寶文化館,迎面而來的一尊雕塑精美的粉面媽祖神像,隨即牽引參觀者浸淫於天上聖母莊嚴的慈悲情境裡。

 

  在今年大甲媽祖即將啟駕遶境前幾天,三寶文化館特意於三月十五日至四月二十日安排「媽祖衣物及神像特展」,展示人稱「媽祖博士」的董振雄,運用過去二、三十年為媽祖服務期間,從湄州媽祖祖廟、媽祖出生地天后祖祠及大甲鎮瀾宮正殿媽祖等蒐集換下來的媽祖神像、龍袍、鳳冠、披風、衣鞋等難得一見的珍貴文物。

  大甲鎮瀾宮每年農曆十月二十四日為媽祖換一次新裝,已成為傳統,此外,董振雄也走遍大陸湄州媽祖相關廟宇,用心蒐集與保存媽祖文物,此次「媽祖衣物及神像特展」,象徵媽祖帶領兩岸信眾超越時空的心靈連結。

農曆三月歡天喜地謝平安

  臺灣神明信仰祭祀圈的分佈有所謂「北城隍、中媽祖、南王爺」之說,「中媽祖」指的是臺中縣大甲鎮瀾宮每年進入農曆三月的八天七夜媽祖遶境。

  每年到了「大甲媽」南下遶境進香期間,鎮瀾宮所在地的大甲順天路上的媽祖信眾總是磨肩接踵絡繹於途。來自臺灣各地的媽祖信眾彷彿候鳥般陸續一批批地準時回來與媽祖對話,各地信眾有的即使只是到香煙瀰漫的鎮瀾宮大殿裡上個香,有的專程把隨身帶來的媽祖進香旗在天公爐上過個爐,也有的或許只是藉一縷馨香與端坐正殿的媽祖說幾句心靈深處的悄悄話,他們似乎都能懷著歡天喜地謝平安的心情步上歸程。

  以前,媽祖遶境進香曾經被稱為「回娘家」,現在,信眾在媽祖南下期間專程趕來迎送,他(她)們認為大甲鎮瀾宮才是每個人心靈上的娘家。

「媽祖博士」董振雄的自願奉獻

  許多年來,參加徒步行腳隨香的信眾,並不知道八天七夜大甲媽祖遶境進香行程,和一系列大規模文化活動之所以能夠順暢推動,是因為幕後有位負責祝壽慶典策畫與執行的靈魂人物,人稱「媽祖通」、「媽祖博士」的董振雄,他的豐富經驗成為慶典幕後少不了的要角,過程中結合群策群力使得媽祖遶境進香辦得有聲有色。

  董振雄不是一般人認為在廟裡管事的「廟公」,他的本行是銀樓業,店舖就開在鎮瀾宮斜對面,當初因為崇敬媽祖慈悲精神而與遶境進香結緣,自願投入服務奉獻。

  但是,董振雄一向以來十分低調,刻意內斂不出風頭,連穿衣服都很樸實平常,像位不起眼的歐吉桑。因此,多少次媽祖祭典公開場合上,大部分媒體因為不認識董振雄,因此爭相採訪的對象往往不是他,甚至於把他撇在身旁尚不知,真是入寶山空手而回。事實上,董振雄一肚子的媽祖經,如同活字典,即使隨意提個問題,他信手拈來就是一篇滔滔不絕的「大甲媽」活歷史。

 

為文化傳承收藏媽祖文物

  收藏是優雅的嗜好,如果不談商業利益的話,所有的收藏品所蘊含著的也許是收藏家僅供個人徜徉的最私密的心靈世界。

  董振雄是極少數之一的媽祖文物的收藏家,他是世居大甲的在地人,歷任大甲鎮瀾宮常務監事、董事、常務董事,曾經為媽祖義務服務二十多年,一直到民國九十三年才卸任。董振雄精通媽祖祝壽慶典中所需儀典細節之籌備鋪陳,他運用過往媽祖進香活動期間,刻意用心收藏相關文物,獨具慧眼且不為利益。

  他手中擁有宋、元、明、清至近代具有歷史價值的媽祖神像,並以之為主要的文物收藏,此外,晚近與媽祖有關的臺海兩岸新舊進香用品也被董振雄視為珍寶,舉凡進香旗、哨角(媽祖遶境沿途起駕專用號角)、號掛(進香團執事人員專用仿古制服)、涼傘、令旗等等都在收藏之列,曾經在大甲等地提供展覽推廣傳統文化資產保存觀念,至屬難能可貴。

  在以往國人對於傳統文化資產保存觀念尚未見成熟期間,許多局外人不明所以,笑他憑著一己傻勁耗費個人資財做沒有利益的「傻事」,近年來才領悟董振雄有心為傳統文化資產保存盡一份力量的獨到眼光與作為。

完成個人畢生最難忘的大事

  臺灣的社會結構淵源自三百年前,由福建、廣東移民來臺墾殖建構而成,移民以當時簡陋的帆船越過臺灣海峽是一趟冒險患難的危險旅程,只有依賴無所不能的神明保佑平安,媽祖即為其中之一的福建原鄉主要神明。

  在 1895年日治臺灣之前,移民每逢神明誕辰習慣奉請神明金身返回大陸原鄉「交香」、「割火」,代表為分身至臺灣的神明金身充電以增加保佑信眾的法力。日治期間則因被禁止返鄉割火,許多廟宇及信眾乃不得已改為前往臺灣在地香火鼎盛或來臺資歷較深的大廟交香代替之,光復後不久仍因兩岸隔絕,從而衍生無法返回原鄉而就地進香、割火或交香的定型模式。

  董振雄回憶,民國七十六年,大甲鎮瀾宮新廟增改建落成且是地方大事,經董事會商議有意恢復早年返湄州祖廟割火儀式,但是鑑於當時的社會背景前往大陸尚屬敏感事宜,因此,原欲以避免驚動社會的低調方式往返,未料去程中途即被媒體發現而大肆報導。董振雄說,鎮瀾宮董事會返程時迎有一尊自湄州祖廟奉請回臺的「湄州媽」金身,由於面對臺灣社會已人盡皆知的始料未及局面,董事會一行懷著前所未有的複雜心情,於返臺前擲茭請示媽祖「是否能夠順利成行?」雖然獲得允杯,但為了防範「湄州媽」萬一被有關單位沒收,事先特別將金身所著冠服更換為臺灣在地裝扮,「湄州媽」回臺雖然造成社會廣大信眾的熱烈回響,卻沒有幾個人知道那趟行程的幕後曾經讓董事會費盡心思。董振雄說,好不容易完成的那次任務,是他畢生為媽祖服務過程中最難忘的大事。

 

鎮瀾宮改變進進香目的地的緣由

  大甲鎮瀾宮在民國七十七年改變行之有年的進香目的地,將「北港進香」,改為轉往嘉義新港奉天宮「繞境進香」,其演變發展的過程歷經曲折。

  董振雄表示,當初的「北港進香」之行,起因自北港朝天宮早年即立有「聖父母殿」,因此,大甲鎮瀾宮前往「北港進香」是代表沿襲早期的媽祖返鄉謁祖之意。然而,後來改變為新港奉天宮「繞境進香」的關鍵,卻是因為雙方在廟宇資歷深淺與神明背景的認知上產生了差異等因素所致。

  關於這一點,董振雄特別做了說明,他說,當時大部份媒體使用所謂「大甲媽祖回娘家」的類似用詞形容大甲媽前往北港進香,是媒體未了解媽祖返鄉謁祖的歷史淵源之故。董振雄認為,全臺灣的媽祖信仰本來根據的是同一來源的同一神明,媽祖只有一個,不論走到那裡拜媽祖都是心誠則靈,所以廟與廟之間應該是平行和睦的。

一段「 稜轎腳」(鑽轎腳) 的特殊機緣

  彰化縣永靖鄉是大甲媽祖遶境進香往返必經之路,四年前開始,當地有位信眾年年在路邊奉敬大批傳統肉粽給隨香客作點心引人注目,其中有段與 「 稜 轎腳」相關的特殊機緣。

  「 稜 轎腳」(目前一般寺廟普遍使用以閩南話發音的「鑽轎腳」,惟 董振雄認為 『鑽』之字意對媽祖有所不敬,已建議大甲 鎮瀾宮改稱『稜轎腳』 ,本文隨順 董先生 之建議使用之)是僅見於媽祖信仰活動中的特殊禮儀,其原意是信眾有要事求媽祖解決,主動許願只要應驗之後,除了奉獻金牌為媽祖增添光彩之外,為了表示最誠摯的答謝,並願以個人身體跪伏地面當成媽祖登轎時的「踏腳椅」。

  但不確定何時開始,近年來在大甲媽祖遶境沿途的信眾卻將 『稜轎腳』 演變成祈求平安、消災解厄的信仰行為。「鑽轎腳」的場面十分壯觀,跪伏地面的信眾動輒大排長龍,造成大轎行進的困難,不過大轎班的人員總是很有耐心地讓每一個人鑽過,讓信眾達成心願。

  董振雄說,民國八十九年大甲媽祖進香返程途經彰化縣永靖鄉時,他無意中促成一件信眾因稜轎腳與媽祖之間的特殊機緣。當年媽祖大轎即將路過永靖,提前到達預定路線的董振雄因為臨時必須停車以便等待大轎到來,卻一時找不到停車位讓他很著急,有一戶路邊人家熱心地挪出車位解決了他的難題,那家主人本來並不知道董振雄的身份,在與董振雄寒暄中,透露他的兒子不久前因車禍昏迷很期望能夠稜轎腳祈求康復,但因行動不便不敢要求媽祖大轎在他家門前暫停讓他的兒子稜轎腳,沒想到董振雄當時讓他們達 成了心願。

  事隔一年,董振雄再隨媽祖大轎路過當地曾造訪那戶人家,看見他兒子不但病情大有起色,甚至還剛完成迎娶,當事者一家人認定是稜轎腳之後受到媽祖賜福所致,此後幾年皆以奉獻肉粽給隨香客作點心的傳統方式表示對媽祖的答謝。

媽祖精神感召值得推崇

  「慈悲、忍讓、互助、關懷」,是董振雄多年以來隨護媽祖徒步途中親眼所見的媽祖精神。

 

  董振雄說,現代生活環境裡,或許是因為人際關係冷漠疏離所致,經常看得到人與人之間動輒為了一點小事,彼此互不相讓、心生怨懟,甚至於發生衝突。但是,每年八天七夜的長途徒步之旅中,董振雄卻看得到許多信眾之間發自內心的「慈悲、忍讓、互助、關懷」之情,例如有人身體不舒服、走路走到腳底起泡、一時不堪勞累昏倒等等狀況,立即給予關心協助的全都是本來互不相識的陌生人;又例如途中的吃飯、睡覺,大家居然都能忍受在各休息地點臨時性飯食的簡陋粗糙,只要填飽肚子就好,甚至可以在騎樓下、走廊邊、廟堂中席地而眠,其不便與委屈與大部分信眾在家享受現代化生活水準的要求相差很大,也從不見有人計較抱怨半途退出;董振雄笑著說,那種氣氛是平常看不到的。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徒步進香的隨香客,都能放下貧富外衣,互相忍讓關懷,每個人以一頂帽子、一雙球鞋、一個背包,抱著為家人親友向媽祖祈福的虔敬心情完成旅程。

  「在媽祖慈悲濟世的精神感召下,」董振雄很感性地表示,「我一路上看到的是,人性的平等與善良本質竟然可以那樣的被自然激發和表露無遺,這才是真正的媽祖精神和有意義的信仰活動。」

  董振雄說,他為媽祖義務服務二十幾年以來,始終堅持著不迷信神明萬能的信念。可是,他也堅信「頭上三尺有神明」的天理昭彰,和冥冥之中善有善報的因果循環在每個人的人生裡肯定是報應不爽的。

推展文化傳承的自許

  最近幾年,為配合媽祖國際觀光文化節的人文推廣,並使學校教師、新聞媒體、文史工作者等深入了解媽祖文化活動內涵,由台中縣政府與大甲鎮瀾宮舉辦的「媽祖文化研習營」,特別邀請「媽祖通」董振雄作專題演講。

  董振雄把媽祖誕辰慶典準備過程、儀仗用具、媽祖信仰專用名稱,和不為人知的幕後令人感動的可貴宗教信仰情操等相關實務作專題演講題材,內容豐富親切感人,由他來把多年幕後隨香實際所見精華呈現,讓絕大多數只看到表象的信眾認知媽祖國際觀光文化節幕後工作人員承擔的繁雜艱鉅,是最適當的人選。

  例如近年來才規劃定案執行的媽祖慶典「八大典禮」來由,便是董振雄透過董事會推動集思廣益醞釀而來的重大決策。他表示,所謂「八大典禮」的「祈安」「上轎」「起駕」「駐駕」「祈福」「祝壽」「回駕」和「安座」典禮儀式,正是大甲媽祖遶境進香的主要內容和完整過程。不過,董振雄又說,「其實,八大典禮本來就有,並非現在的創新。」

  董振雄表示,大甲鎮瀾宮認為過去大甲媽祖遶境進香時,大部分儀式習慣上因為都在廟堂內部舉行,一般信眾由於難窺其實況與全貌,除了造成所謂神秘感的誤解之外,過去那種做法在現代社會已不合時宜,尤其如今媒體傳播管道足以深入家家戶戶,對於媽祖信仰的正確認知也益形重要,鎮瀾宮有鑑於此,刻意把媽祖文化活動實際運作的面相透過媒體向大眾廣為傳播。同時,董振雄也認為,舉辦宗教活動,不僅需要信眾共襄盛舉讓場面熱鬧,也要有利於傳統民俗文化紮根與世代傳承才有意義。因此,他說,近年來大甲鎮瀾宮媽祖遶境進香的「八大典禮」整體過程已盡量改在廟外舉行,鎮瀾宮只是把以前不為大眾所見的過程公開化與定制化而已。

堅持保留徒步進香的正確抉擇

  董振雄說,大甲鎮瀾宮二十幾年前曾經一度考慮放棄徒步進香,改以當時已相當風行的搭乘遊覽車方式組織進香團,事經董事會深入研討,發現過去大多數信眾之所以願意承受長途跋涉辛勞與不辭餐風宿露之苦,就是因為他們認為只有以徒步方式隨香才能表示對媽祖的誠意,同時,大甲鎮瀾宮遶境進香的主要特色也在維持古早遺留之徒步成為其傳統。因此,董事會決定保留徒步進香。

  如今看來,大甲鎮瀾宮遶境進香能擁有當前的鼎盛香火,事實上與堅持保留徒步進香大有關係。

  因為徒步進香十分平民化,隨行信眾的感覺是彷彿自家親人的媽祖與他們同行一起遶境進香,而且,能夠貼近媽祖祈求保佑本來就是廣大信眾共同的心願,所以心甘情願徒步隨香相沿成風,也證明鎮瀾宮保留徒步進香的抉擇是正確的。

慶典需要他退而不休

  今年的媽祖遶境進香文化節活動,大甲鎮瀾宮董事會把已卸任的董振雄請回來,繼續負責他最熟悉的進香慶典策畫與執行,在徒步進香全程期間忙得不亦樂乎的董振雄,走過從前,緬懷未來,他相信媽祖精神已經深入廣大信眾心靈,而且期望好不容易帶動起來的「慈悲、忍讓、互助、關懷」善良宗教風氣,不僅要流傳在以後的進香期間,更要普及於日常生活裡才是媽祖信仰的本意。

回目錄頁